《銀髮拉拉來開講》映後座談QA記錄


片名:《銀髮拉拉來開講》

場次:台北華山 2 廳 10/22(六)15:50 ☆

主持人:劉秀玲

與談人:同志諮詢熱線老同小組 莊惠綺

 

映後分享
 

莊惠綺:

我是同志諮詢熱線老同小組的義工,我已經在熱線十年,剛開始是加入家庭小組,因為那時候關注同志在家裡出櫃的議題。再來加入親密關係小組,談關係、情慾。到了30歲之後,意識到自己年齡漸長,就會發現接下來要面臨的是變老。其實同志不會永遠都年輕,我們一步一步都在往老年這條路上邁進。老同小組有一句名言是「你會老,我會老,關心要趁早」。我們剛看這部影片,這些七十歲以上的女同志都有提到早年在社會上受到的污名跟歧視。另外還有年老之後,最後有看到在養老院裡面,他們擔心受到不好的對待,或者是關於自己的身體、情慾。這些受訪者的分享,也可以回應到我們老同小組正在做的。影片裡有受訪者說老年女同志都到哪裡去了?這也是我們想做台灣老年女同的提問。

我們有辦講座,有做陪伴跟關懷,每年兩次辦彩虹熟年巴士,在這天出遊裡面,讓老中青三代朋友自由出遊。在這天出遊中,你才會意識到,原來平常在我們周遭的大哥大姊,可能帶有一個身分是同志,只是我們不會發現。那老同小組之前也出過一本《彩虹熟年巴士》,訪問了12個老年男同志,這是因為我們有認識一個三溫暖的關鍵人物叫做阿嬤。我們那時候也找了很久,後來是這位關鍵人物帶我們一個個接觸,所以可以認識到很多不一樣的老大哥們。

但在做這些訪談中 我們也在問老年女同志呢?為什麼我們沒有機會看到這些人?這段時間我們也有試著透過很多關係去找,大概在兩三年前,我們開始更積極透過一些人脈,好不容易終於慢慢找到這些大姐們。從前年開始到現在我們的訪談已經累積了14個,都是55歲以上。法定老人年齡是65歲,但65歲以上的女同志真的非常難找。我們為什麼可以找到老年男同志,是因為有三溫暖這個空間。可是在台灣,女同志的空間好像很少,或許有T吧,可是裡面的年齡層都是十幾二十歲,這些大姊會覺得格格不入,對他們而言已經五六十歲,在那裏面好像聊得也沒有那麼投機, 可能去那些年輕人的聚會,會覺得好像比較少人會想認識他們,所以慢慢就回歸自己的生活。

我想分享我們現在訪談有幾個比較印象深刻的,我們剛看到片中的大姊有提到身分認同、慾望、關係、渴望身體的親密。我們有訪問到一個民國28年次,現年78歲的大姊,是有進入結婚的,可是在那年代還是可以成群結隊認識女生,他說在那年代中性打扮的女同志,就會到西裝店訂做衣服,會有人說我們是「穿褲的」。那時候怎麼認識女生?他們會騎著腳踏車去撞喜歡的女生,如果扶起來沒有破口大罵的,就可能比較有機會建立關係。到可能30幾年次、50年次出生的大姊們,可能就可以交筆友。20幾歲的人可能沒辦法想像沒網路怎麼交朋友,其實就是靠寫信,雖然過程是緩慢的,但是深刻的,也是充滿想像的。

大姊們有一些生動的描述。他們有講到說,在學生時代吸引他的女孩樣子是什麼。 有一位36年次的大姊說,他以前學生時代會陪喜歡的女生,牽著腳踏車去等公車,在等公車的時候會聊天,等一班班的公車過去還捨不得離開。大姊描述說,他會看著喜歡的女生騎上腳踏車離開的樣子,因為他的衣袖裙襬是飛揚的。另外我昨天剛好跟一些五六十歲的大姊吃飯,他們也講到說怎麼對彼此一見鍾情。 從她們的敘述可以感受到,對彼此的吸引都是動人深刻的,都讓人覺得非常地鮮明生動。

那另外就是,除了我們在訪談過程中會提到情感、慾望投射等等,也會了解說他們現在的生活,有沒有結婚?有沒有小孩?是單身還是做什麼樣的工作?剛才說到訪問的28年次的大姊,他的女兒也是個帥T,我覺得有趣的是,我們要訪談就去他家,我一走進去看到這大姊,因為他打扮非常中性,我就想說為什麼是一個阿公來開門。那個年代他們有結黨,所以那時身邊的女同志朋友一個個結婚,也會有結婚壓力,這時候他就選擇了結婚。可是在婚姻裡面,其實還是有自己的女伴的關係,然後也結識很多女性友人。我們最近也訪到一個67歲的大姊,有進入婚姻,但後來喜歡一個女生,也就毅然決然離婚。他現在是阿嬤,小孩們都知道它的同志身分。訪談對象很多進入婚姻,但就算在婚姻裡,還是對女人有慾望,可是沒那麼幸運地現身。有一些女同志是被家庭小孩羈絆,出櫃沒有那麼方便,他們可能也沒有辦法跟喜歡的人在一起。

我們剛有提到同性婚姻,現在婚姻平權在台灣也非常熱門的討論,可是影片中有一位受訪者說自己結婚後有離婚。我想帶給大家思考的是,若婚姻平權通過後,可以有法律的保障,可是我們不會永遠是兩個人,還是有可能喪偶或單身。我們有訪問到一個快七十歲的老T,現在在做照護員,他就是自己一個人。剛在裏面有談到養老院的問題,婚姻平權固然重要,可是我們要如何讓同志在婚姻有保障之外,還要面對醫療、家庭、職場,許多的人際關係。

影片裡面有講到說一對拉子情侶不想住在養老院,不想要有被隔離的感覺。我看過一部紀錄片,一個跨性別者在年輕時非常公開,但在住到養老院後,他非常害怕被照顧員知道自己的身分,甚至要求同志朋友不要去看他,因為很怕被發現受到不友善對待,結果最後他就自己一人在養老院裡面過世。我覺得夥伴的彼此照顧非常重要,如果我們在社群裡面可以想出如何照顧彼此,建立一個友善的社群,是可以互相支持的。像昨天的大姊,有一位失智,他身邊的好朋友就會提醒他以前的情況,大姊就會開始有點記憶。可是我們如果把這失智的老同志送到養老院裡面,病情可能會更加惡化。
 


QA時間

Q:我想請問一下,在老同受訪者中,他們關心的是哪方面的議題?他們對老年生活是滿意的嗎?對整個社會環境希望有什麼改善?這些大姊們是否有形成自己的網絡?

莊惠綺:因為受訪者來自不同的階級,有不同的生活,有的可能已經有小孩,所以他們的重心會在小孩上面;有的單身可能就需要工作賺錢。我們在訪談過程中也有問過想要怎麼養老,但其實現在台灣長照還是很匱乏,加上友善同志這一塊逼近於零,可能還是需要身邊的人來陪伴。

他們的社群比較是各自在生活圈裏面朋友的支持系統。我初步的想法是,我們可以辦個聚會,介紹受訪者彼此認識。因為有些人跟我們表示因為他現在沒有伴,比較孤單,所以其實想認識年齡差不多的朋友,如果之後有聚會就可以一起出去。所以我初步的想法是讓他們彼此認識。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酷兒廣角鏡」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