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說再見》映後座談QA記錄(台中場)

 

片名:《練習說再見》

場次:台中日日新2A 10/21(五)16:50 ☆

主持人:江郁欣│台灣女性影像學會理事

與談人:范情│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主席

 

 

江郁欣

看完這部片,我想大家會有點疑惑,因為手冊上寫的是劇情片,但是女主角到最後是真的過世了,所以它其實是有點實驗性的參雜了劇情片和紀錄片。請范情老師和我們聊一下這部片。

 

范情:

先講這部片的形式。就如同主持人所說,它本來是劇情片。導演在某次的映後座談有提到說她在1997年拍過一部片叫《Broos》,《練習說再見》就是這部片的續集。《練習說再見》中的角色就是從《Broos》來的,她們是姊妹,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有的有藝術家的氣質,有的有天馬行空的想法,有的有溫暖的個性。所以一開始是在過了這麼多年後要拍一個續集,前面看起來也像是劇情片。但是中間突然有人自拍的鏡頭說拍不下去了,因為演小鼠的人真的得了癌症,而劇情也是拍她得了癌症。所以在演的過程中面臨著很大的衝突,不知道怎麼面對好朋友真的要死了。種種複雜的情緒加上要注意影像製作上的東西,所以出現不想去旅行的念頭。另一個朋友也說不想去了,演小鼠的人也說無法回答到底這整個過程的意義是什麼,從演戲到在現實生活中發生劇情中的事情,變得拍不下去了。

當然整個剪接是導演的想法,但是從中間開始,我們可以發現大家都開始叫回本名,且Leonoor真實人生的孩子和丈夫出現了,真實家庭的home video也出現了,最後變成紀錄她的整個死亡過程。大家可以回想電影剛開始時,她們兩人在看著紀錄馬殺雞的影片,影片在教馬殺雞師傅發Leonoor的名字,這就是導演安排的伏筆,代表這部片是真實的。不管事真實還是戲劇,我想她們也搞不清楚。去挪威旅行時,她們開始面對真實的狀況,晚上在聊天的場景,扮演Carol的角色就說自己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在演戲還是在過真實人生。導演用這樣的方式去呈現戲劇和真實人生中陪伴好友的過程,從形式上來說,整個拍攝是用一個實驗性很強的方式。


江郁欣

另外想提這部片的英文原名直接翻成中文是脆弱,我們團隊的中文片名是取得還不錯。台灣人可能不習慣去談論死亡這個議題,即便未來都會遇到這件事。遇到未知的事情時我們常常都會去找協助,會找人聊,可是明明知道會遇到身邊的人過世或自己的死亡,我們卻不會去練習或面對。我覺得這部片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提醒,你越不去想,到那天可能會更難面對。


范情:

我也分享一下,從英文片名和中文片名來看,一開始我覺得中文片名很普通,如果用網路搜尋練習說再見,可能會搜到一堆東西,雖然我們並沒有真正在練習。但看了影片之後,真的覺得是在練習說再見。如同主持人所說,我們可能因為文化的關係,可能會避談死亡的議題,會覺得忌諱或者是害怕,認為再見就是最後一刻的道別。但是因為不知道最後一刻是什麼樣子,甚至有可能是荒腔走板,可能會在最後的時刻留下遺憾。我覺得《練習說再見》片名翻譯得很好,而且它還有一個副標是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在台北場有觀眾和我們討論到如果直接翻片名為脆弱,其實也不錯,因為我們不去談的就是那個脆弱。面對死亡,不管是自己還是身邊的人的那種脆弱。我們不敢去正視的就是這些人生中非常重要的處境。因為這是一個荷蘭的影片,荷蘭在2002年就開放安樂死,不知是否是因為這樣,他們對於死亡或者是怎麼樣尊嚴的死這樣的議題會有比較多的體會或討論。

這部片要講的不是要去死,而是不得不離開的狀況,面對要離開原本所參與的一切以及未來的未知、捨不得和難過的情緒、害怕的種種脆弱。我想在看影片時每個人都會聯想到過去的一些經驗,我就想到我以前的一個好朋友也是癌症過世,當事人要學習,旁邊的人也要學習,我覺得這影片很棒的一點在這裡。我記得我那位朋友曾經跟她先生說死亡就像身旁有人喧囂不斷,而你卻慢慢地睡著,聲音也漸漸地消失。在這影片裡,它讓我們聽到和看到的,是一個非自願,不得不面對死亡的脆弱心境及痛苦。必須自己去承受孤獨的情況,以及身體上的脆弱,還有旁邊的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脆弱。回到練習,旁邊的人也是很需要練習。還有影片裡的反諷,旁邊的人說著加油,還送了一堆的花,卻不知道那種脆弱。從片名來看真的很有意思。當然還有副標的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離,這還是結婚誓詞的內容,我們也看到這四個好朋友不離不棄的過程。

這部片還有一個一定要講的,我想這是女性影展非常特別的地方。它是講四個中年的女人,不是我們一般熟悉在主流市場中常見的年輕貌美的女人。她有稍微談到性,也談她和周遭的人的關係,以及她怎麼看自己的身體。從死亡的概念來看,是我們肉身的衰敗。還有在片中拍攝沙龍照時看到她乳房被切除的畫面,她怎麼正視她自己的身體,還有看她衰敗的身體,看她面對的態度。因為她最後身體越來越虛弱,還有她指著自己的小腿說很瘦弱,旁邊的人還答說是可愛的細腿。也就是說我們怎麼去看待自己的身體,以及對身體還有對性的,對親密接觸的渴望。我覺得那段馬殺雞的地方讓我很感動,當我面臨與自己的身體疏離,有個人那樣子的接觸自己的身體,那種感覺真的是非常的好,好像把身體和自己又連結起來。她對性可能還是有那樣的渴望,那個性對她來說可能是一個很親密的,而且那種親密感可能比我們一般想像的性還要強。這也給我們一個很大的省思,我們很怕去碰人的身體,特別是老的,生病的,衰頹的身體。可是那種觸碰可能會讓人覺得是親密的,有連結的或有感受的,讓他把無法掌握的身體可以再拿回來。這也是影片裡讓我覺得很感動的地方。上次台北場有個朋友說她從頭哭到尾,還說要去逛百貨公司周年慶療傷,她也很訝異最後是一個紀錄片。


江郁欣:

其實大家應該會對最後面的鏡頭很震撼,因為很少會直接拍出一個已經往生的人,然後大家很親密的幫她換衣服,還有擦口紅。這可能也是文化上的差異,我們在面對這樣的狀況時往往不太敢去觸碰或者是接近,可能會有忌諱。


范情:

我覺得這中間也有個過程,她說她要開始練習和她的女兒一起哭,她很開心她女兒可以慢慢接受這樣的事情,也和她談那樣的事情,我覺得這中間就是一種我們所說的練習。這一段也讓我想到我們在台灣,過世後都是請別人來弄,可能不堪入目。但在這裡面就是有親人來幫她著裝,幫她擦口紅,像平常一樣要送她出門般的送她到另一個世界。那種感受很不一樣。
 


觀眾1:

我看這部影片也是連結到很多畫面,剛好有長輩也是乳癌,也已經有化療過。我過去觀看女性影展的經驗都是看到年輕女性的經驗和關係,這部片它講到中年女性的情感和家人的關係,以及她和伴侶的關係。我覺得這部片真的滿特別的,很高興影展有紀錄這樣子的人生的一個歷程。剛好我也是到這個年紀,所以看到這樣的影像會有很多的想法。最後那個畫面會一直停留在我的腦海裡面。因為那樣的畫面很真實,好像我有接觸過,又沒有那麼直接地看到有人死亡,有自己的親人來幫她做最後的妝容。所以那個影像是一直停留在我現在的腦海裡。


觀眾2:

我就是很有感觸,她能夠這樣有福報,一般人都是親屬或子女跟在旁邊,劇中的主角是很有福報才能這樣。


范情:

每個人到最後都有可能一個人,但是也可以有朋友,我覺得這部片講的一個很重要的東西,講到這幾個朋友,這部片有幾個象徵很有意思,有朋友像個藝術家一樣,很有想法,讓每個人都穿一樣的衣服,還設計棺材讓大家躺進去。可以設想我們如果有朋友設計棺材要你躺進去,你會做嗎?還是說像Ted一樣拒絕。我們可以看到這四個人,每個人的個性都不同,但是這也成為這部影片的象徵。去找國外版的海報,就是用那四個棺材,穿著一樣衣服的四個女人躺在那四個棺材裡。我覺得這個象徵是一個滿重要的象徵,那個陪伴和共同的感覺。

前面有一段是四個人到外面去過夜,中間還玩遊戲、抽大麻,小鼠對她們說我知道你們都很愛我,可是我覺得你們距離我很遠。大家可以體會的是,這件事情是她一個人在承受,一個人在面對,沒有人可以知道那是一個怎麼樣的過程。我想那個陪伴,一起旅程的安排,對當事人來說會是不一樣的感受;是跟著小鼠一起的,穿著一樣的衣服,經歷一樣的感受,而且一起躺在棺材裡面,一起體會那樣的過程。我覺得這樣子的一個連結就是一個非常好的陪伴,是非常好的練習說再見的一個方法。包括本來要安排旅行,卻意見不同,吵來吵去,我覺得這也是滿真實的。中間有人說不能去了,Leonoor就說穿衣服或這件事對她來說已經沒這麼重要了,因為有大家參與所以才重要。而且她其實根本也沒什麼力氣去旅行,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旅程大家都參與,她真的是不太能去。而且她也知道這個旅程結束就是要退出了,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也沒有辦法一起出門。這整個過程,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練習的過程。也是在看怎麼做一個朋友,我們都會有這樣的狀況。


江郁欣

剛剛提到朋友,我想到我自己是同志,以同志來說,與朋友的關係可能會比跟家人來得更緊密。大家可能有聽過類似的故事,譬如說有個跟我一樣每天穿襯衫或比較中性打扮的女生,可能她過世的時候,家人卻幫她換上鳳仙裝。那與她的人生是完全搭不上線,是和她這個人完全無關的。這時候朋友就很重要,他可能是另類的家人。對於很多人來說可能家人是最了解我們的人,但是在這影片其實家人是很後面才進來,甚至是說那個丈夫根本也沒對鏡頭說話,但也不知道是否是導演刻意安排。有些情況下可能反而是身邊的朋友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范情:

其實這部片最後她們在幫她妝扮的時候,戴項鍊時,她們就有發現沒有弄好,當然最後有些是家人知道她喜歡的,譬如說一定要擦幾號的口紅、戴什麼戒指她會喜歡等等。她的朋友很細膩的陪伴著她。


觀眾3:

謝謝范老師的解說,讓我對這部片有更多的了解。我一開始是當成劇情片在看,可是越看越覺得它是紀錄片,我還一直盯著女主角身體的變化,疑惑為什麼變得這麼真實,直到最後一刻才知道。中間有一段當她在鏡頭面前展現她身體的那一刻,是我覺得她真的最美的那一刻。我再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再看到最後那一段其實我滿有感觸的,因為媽媽生病很長一段時間,但我一直都沒辦法接受,一直會有期待她好起來的感覺,直到最後生命離開的那一刻,我才發現這跟自己想的不一樣。最後我要分享的是,我有堅持做一件事情,最後有幫她洗澡,幫她化妝及換上我幫她買的新衣服。我覺得做那件事情對家屬來講是有一種很療癒的感覺。剛剛看到影片就聯想到自己的經驗。如果可以再選擇一次,我可能會更希望不只是最後一段,還想參與整個過程,這都是必須要去練習的。這是我的分享,謝謝。


范情:

如果對這首歌喜歡的話,它叫laser beam,雷射光束,是美國一個獨立樂團Low唱的,很好聽。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拍到荼蘼.影像成癮」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7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7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