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們的奇幻旅程  Girls Lost》映後座談QA記錄

 

DSC05401.JPG

 

 

片名:《女孩們的奇幻旅程  Girls Lost

場次:台北華山1+2廳 10/21(五)18:40  ☆

主持人: 鄧盛華│2016女性影展行銷宣傳統籌

與談人:高旭寬│台灣TG蝶園成員

 

與談人與主持人分享

高旭寬:這是一部奇幻影片,真實生活中不見得能喝一杯東西變成另一個性別,但其中有些情節大家會有感覺,可能是曾有過的經驗,也可能是想要但達不到的經驗。蠻希望跟大家有對話,我也是個觀看者,主辦單位應該是想藉由我身上的經驗跟影片有呼應,我是一個變性人從女生變成男生,像電影中喝飲料變成男生的主角,想知道大家看這影片後,有沒有很好奇或覺得很有感覺的地方。

 

鄧盛華:大家可以分享自己的心得或對高先生提問。

 

高旭寬:這是部奇幻的影片,但我覺得裡面有真實的地方。或是有人想分享看這影片最讓你感動或最讓你有感覺的地方。

 

QA時間

Q1:我最感動的地方是女主角性別認同的掙扎,以及她所處的環境對兩性平權沒有那麼支持,原以為國外比台灣先進,而實際上歧視眼光仍在。


高旭寬:

影片中我最有感覺的地方是,主角們第一次變身後出去玩,她們跑得很瘋狂還去踢球,這可能是她們身為女生從沒有過的經驗,再度變回女生後,她們面對學校裡會欺負她們的男生的態度突然變不同了,這個狀態我覺得是真實的。以我的經驗而言,我覺得女生在女性教養當中是缺乏對抗能力的;影片裡會覺得老師及環境不友善,但與台灣不同,台灣傾向用公權力或老師來主持公道,禁止各種欺負,我覺得這有必要。但電影演出另一種方式,老師對她說:你如果想要改變你現在的處境,你要變得更強,這是另一種視角,沒有對錯,但在她們變身後回到校園,體育表現及面對同學的關係便不再退縮。我自己的經驗是從小被當女生養大,女性的教養、經驗是清楚的,在兩性分化的環境裡我不知道男生群體在幹嘛,雖然我想當男性,但我不知道男性如何互動,大家說女生的體能比男生若,所以我也會覺得自己的體能比男生弱,我的身高也不會因為變性而變高,肌肉也不會變大,因此我的身體跟我變性之前沒有太大不同,只是胸部變平。

我用這樣的身體進入男生的圈子後,感受是很不同的,用原來的身體需要去學習適應男性文化,那是我當女生沒有的經驗。影片中的三劍客她們在第一次變身後, 三人同時都經驗到面對男生、面對比她強的體能不再感到害怕的經驗,這令我非常感動。

當我進入男性圈子,得面對男生身體親近的接觸,在使用公共空間時,當我衣服都脫光,該如何跟一群男人共處?我的身體沒有做完全部的手術,但我的身分已經變成男生,我怎麼面對群的改變,我覺得身體感是可以改變的。男女的身體感受好像不同,我似乎得學習另一種身體感覺。經驗到一個女生的身體感受竟然可以被改變,私密處可以轉變成像手腳一樣,不再具有太多的禁忌以及可以去除羞恥的印記,身體感受無論男女都可能可以挪動。

 

Q2:我想分享自己的想法,回應電影裡的體育老師,蠻激勵的,她說:「你會這樣子是你自己造成的」在職場上遇到事情跟主管反應,他會說這是你的選擇,你的態度決定別人對你的作法,但電影呈現若你的心理質數強大到可以面對,不一定能解決但至少能緩解。想請問電影中的湯尼,他豢養的小鳥是不是他性別的隱喻?

 

高旭寬:我很難判定他是不是同志,但這部影片可以看到男性之間就算不是戀人也會有親密舉動;一開始三個女生手牽手那親密的感覺在男生之間也有。我個人覺得湯尼跟變成男生的金,他們之間親暱的互動,很可能是湯尼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我覺得湯尼在摸索中,他突然發現他也喜歡金跟他的親密感,但好多次正要發生親密關係時就被人叫住,受到驚嚇的同時也突然意識到關係不能再繼續。

 

Q3:我好奇為什麼金最後要去尋短?她身邊有很多人愛她,是因為自我認同的糾結嗎?她無法在社會上與大家融合,在自我認同與社會認同中糾結?

 

高旭寬:我不認為金去尋短,她燒了與湯尼鬼混的地方,再開著車到深山裡去尋找自己,只是在這過程中她非常困惑。大家可以設想一下,金變成男生跟湯尼鬼混,若她一直變成男生,她能否面對母親?她回不去。她想變男生但變成男生之後似乎只能跟湯尼他們混在一起。她跟莫莫和貝拉的關係發生衝突,她還要面對媽媽、學校、同學及老師,我覺得那困難很大,她該怎麼在社會上生存?電影呈現的社會環境,沒有變性手術這條路可以走,金該怎麼辦?她的掙扎其中一部分在這裡。

 

Q4:請問金的性傾向?當他是男生時他是男同志嗎?當她是女生時她是女同志嗎?他是男生身分時,他如何看待他與貝拉的關係?

 

高旭寬:莫莫喜歡金,那莫莫喜歡的是男生還是女生的金?金的困惑也包含了他不曉得在變身之後欣喜若狂的感覺,是喜歡湯尼,還是變成男的可以跟湯尼鬼混, 我覺得他也搞不清楚。我早年想變性的渴望是想要跟一群男生一起鬼混,想要有兄弟情誼,想要自由豪放的身體可以伸展。主角她們變身後跑得很快、動作很大,可以喝酒抽煙,但當她們是女生時似乎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但是當男生時有自由感。我喜歡女生,當我變成男生後好像可以正大光明喜歡女生,同時也渴望有一群男生朋友,影片中的人物都很困惑地在摸索這關係。

 

Q5:之前提到,最後金在山上是在尋找自己,我覺得前面埋了一個伏筆是貝拉送給金花的根,最後電影停在太陽升起的時候,我覺得有留點空白給觀眾,有希望的感覺。

 

高旭寬:那空白很重要。

 

Q6:老師一開始有說變性想要融入一個群體,在身體沒有習慣之前,是前所未有的經驗,若你從沒有這樣的經驗,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做這樣的決定?大部分做變性決定的人,他們為什麼會有這想法?

 

高旭寬:影片中帶有奇幻的情節,她們喝了神祕植物的汁液後有了男性經驗,但我不是這樣,從很小的時候就表現出很男性化得樣子,在國小三年級前沒有困擾,與現在人的成長環境已經不同,現在比較開放友善,在我那年代不是這樣,那時的性別教育是兩性教育,男女授受不親,不要混在一起,現在國高中也是類似的教育,當男女區隔的教育越來越清楚,會規訓你男生該怎麼樣、女生該怎麼樣,也開始劃分「群」,距離開始拉開、身體開始不一樣,我的困擾就越來越大,我的性別有天生的氣質,喜歡陽剛的形象,但生活上會有困擾。一天到晚要被驗明正身,我要去變性有一部分是要解決生活困擾。變性是一條捷徑,在我個人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營造出我喜歡的社會人際關係。

 

Q6:為什麼電影裡的賈斯柏一直欺負金,一般男生不會想跟女生較勁,是不是因為金有點男性化,所以要打壓金?

 

高旭寬:看起來賈斯柏在運動上針對金,但其實三個女生都被欺負,三個人共同經驗到被一群男生欺負。在台灣的經驗裡,有點難想像那是什麼環境,我覺得應該留一個空間,而非把台灣的經驗套在他們身上,那個文化、環境與台灣有點不同。他為什麼針對金,我認為是有種嘲笑女生的態度,賈斯柏演出男生瞧不起女生的代表人物。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酷兒廣角鏡 Queer Shots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