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開幕片《人生排練中Under Construction》映後QA記錄

 

片名:《人生排練中Under Construction

日期:台中日日新2A 10/20 (四) 18:30 ☆

與談人:王孝勇│靜宜大學大眾傳播系副教授

主持人:羅珮嘉│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策展人

 

與談人與主持人分享

王孝勇:大家好,我是靜宜大學大眾傳播系副教授,我的研究範圍主要是口語傳播及性別研究,因此很高興能夠參與《人生排練中》這部片的映後分享。這是我第一次看孟加拉電影,其實性別相關電影很多,但都是歐美視角,這是第一次從南亞視角來看性別相關電影。

女性影展在DM上以「後殖民」這個詞彙來講這部電影,我覺得很有趣。我想提出的疑問是:從屬階級可不可以自己來說話?

1929年英國在殖民地印度頒發一個法令,想要去改變一個當地習俗。在1929年之前,印度的女人如果變成寡婦,就要爬上丈夫的墳墓自焚。對印度來說,女人是非常不幸的,自焚的話,下一世才不會再當女人。而英國政府決定頒布法令來禁止這樣的習俗。

以英國人的觀點來說,這是白人把棕色的女人從棕色的男人手中救出來。但是當地的菁英,卻認為這也是女人自願的。但主角女人呢?

Subaltern(從屬階級)是無法發聲的,但《人生排練中》卻以南亞觀點,重新改編。主角已經不再是無法言說的人。

 

女導演從女主角視角中告訴我們,這世界的階級是流動的:

  • 女主角不是從屬階級的女人

從片中可發現,女主角是擁有高知識資本的人。

  • 與媽媽相處的經驗

從媽媽失敗婚姻的經驗當中,反而讓主角對女性自立這件事有所啟發。

  • 女主角和僕人的相處模式

片中主人會給僕人教育、幫助僕人翻身,其實主角對僕人的態度是有點恨鐵不成鋼。而從僕人眼中看到這個美麗漂亮有資本的女人,相對於自己,是比較有能耐在性別關係中去游移。

 

我認為這部片呈現女人的自我追尋、女性彈性靈動的身影。當展現在婚姻中,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人生排練中》的這個男人好像是相對弱勢的,他不打女人、只有在生小孩的議題中有過爭執。而女主角從頭到尾討厭當女人,不願抱小孩。這在婚姻關係中是不太一樣的角色設定,導演預設了一種新的可能性。

我很害怕在南亞觀點中,看到更悲慘的案例。這個女導演非常細心,片中呈現變動文化轉型過程,這已經溢出後殖民的概念了。

在電影中我們也看到很多性別界線的「逾越」,像是女人可以編導。

 

主持人羅珮嘉:泰戈爾的作品充滿預言性,這部片中的劇場,也讓泰戈爾的劇本立體化。主角的「改編」在此變得相當諷刺。因為在片中的男性導播,在他的觀點當中,泰戈爾的作品是不能被改編的,所以導播很不安。

 

王孝勇:導演在本片創造一個轉型的世界,尤其在三段性慾場景中淋漓盡致。第一段的夫妻性愛毫無聲音,第二段的自慰與想像,可以看出女主角是非常沉浸的,第三段的出軌則是非常享受。「性慾」會被認為是不能被談的,然而導演特別把性慾放大,我甚至覺得他過度放大。

在本片中,「改編」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有性別角色的改編、劇作的改編、傳統孟加拉社會的改編。

 

主持人羅珮嘉:片中主角改編、顛覆了女性形象。以世俗角度來說,會被認為是紅杏出牆、甚至性慾太強、還會自慰。但在最後一幕,他對鏡子演戲時,可以感受到他更堅強了。這些呈現都把我們挖出來,不是叫大家紅杏出牆,而是挖出你心靈的東西。

 

王孝勇:導演並不是把女性自我,變成一個好像想做就可以做的事情,相反的,是困勉而行的事情。假設我們沒有那些社會文化資本,我們沒辦法做到。透過正面特殊性個案,把這件事放大出來。也因此我們可以從本片的例子,來對照、回溯當代南亞女性處境。那如果沒有享有社會文化資本,又會被怎樣對待?

 

QA時間

 

Q1:我覺得這個女主角很特別,他會覺得自己很老,所以跑去做蜜蠟除毛。或者是當看到無神論者的抗議,會把紗麗戴上。他並不是一直往前衝的女性主義者,他是有掙扎的,跟西方電影是很不同的。

A1:女主角其實很困勉,她知道她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另外,「無神論者」跟「她的男人」的對比,我覺得很有趣。片中的老公,我覺得他是相對來說溫柔很多,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傾聽和對話,我認為老公有展現出。

 

Q2:我覺得印度電影很好看!大家一定看過寶萊塢,但這部用女主角的生命經驗來描繪。我看不懂的地方則是,女主角的媽媽說「我不需要任何人」,想知道大家如何理解這段。

A2-1:有沒有其他觀眾可以分享對這段的想法?

A2-2:我認為也許是媽媽的精神在宗教上。

A2-3:前面也有媽媽說不要伸手拿錢,代表媽媽是自己靠自己。

 

Q3:其實女人的問題也是男人的問題,在性別的框架中,有人想在裡面、有人想出去、有人猶豫。很感謝女性影展,給女性在這方面的省思。

主持人羅珮嘉:過去我們如果播放像是家暴的電影,迴響都會很大,因為這是非黑即白的。但是像《人生排練中》這種追尋夢想的,反而會被質疑,為何已經很幸福了還要這樣。

A3:我認為女主角的性別意識是來自媽媽的耳濡目染,但其實媽媽是來自一個被拋棄的處境、是被迫的。生命在面對挑戰中所產生的可能性,是這部影片要告訴我們的事情。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亞洲新視界」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