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小村醫生》映後座談QA記錄
 

IMG_4061.jpg


片名:《尋找小村醫生

與談人:鍾佳陵│《尋找小村醫生》導演

                   南美渝│南迴籌備處副執行長

主持人:簡偉斯│女性影像學會理事


與談人與主持人分享


簡偉斯:「我自己也是拍紀錄片,我很感動。還記得佳陵在2010年以《斷了線》這部作品入圍2010女性影展,特別有提到受到1970年代法國新浪潮年代的女性導演安妮‧華達(Agnès Varda)──《沙灘上的安妮》這部片影響很大。所以他會覺得說,創作要用「觀景窗」的方式來做。所以在看這個影片時有發現,有一些空鏡,遠遠的,就讓我感覺想到「觀景窗」這個概念。
在這部紀錄片裡面除了有很明確的議題,也從傳統女巫跟現代徐超斌醫生的這兩線切入,呈現傳統和現代的衝突,但也呈現出彼此之間的協調性,激盪出有趣的反思,也帶給閱眾許多可以和跟自己對話的東西;另外,我們也很驚訝的發現,原來徐醫生的外婆也是女巫,而她帶給徐超斌的教導是,醫治病人是要感同身受這個哲學觀、價值觀,我想這也是他想要回去家鄉行醫的原因。」

鍾佳陵:「我2012年開始決定要做紀錄片創作,剛剛有提到我是受到《沙灘上的安妮》很大的影響才開始拍攝紀實影像。在那部影像中安妮‧華達的切入角度是比較女性的、家庭的,這也影響我的路線選擇,我拍了許多跟家庭;家族史有關的影片,而母體文化這個東西一直讓我無法忘懷,可能是這些家庭、家族的面向的深刻面,使我產生一股嚮往,想要透過影片去接近它。」

簡偉斯:「我第一次在原住民影片中看到有觸及到長照這個議題,這也是讓我很感動的地方。從你的角度之中又是怎麼觀察這個部分?」

鐘佳陵:「在地的照護系統很特別。基本上那裡有三大頭目家族,彼此之間也有一點血緣關係,大家都是抽空、彼此來往做居家關懷,是一個很有機、隨時變化的照顧型態,而非框架式、制度式的照護系統。在這部分我的觀察是,社區型的東西是在地長出來的東西,像南迴協會、基金會、醫院,有點像是這些社區的屏障,你會看到來自於同片土地與海岸的部落他們已經「受傷」了,所謂的「受傷」是指,政府希望他們做什麼他們就會去做什麼,或是現在流行什麼他們就會去做,的那種傳統文化流失與無法抗衡現代化的衝擊,南迴這個系統就會是很好的緩衝和保護膜,。」

南美渝:「我稍微先講剛剛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在影片中看到所謂的居家照護、老人關懷的工作,其實都不是政府做的。2010年徐超斌開始倡議南迴醫院,但是成立醫院也沒有那麼容易,畢竟醫療分配人命關天。所以徐醫生先成立了社團法人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健康、促進、關懷、服務,這八個字其實就是包含一切,我們只能夠從一個法人組織、非營利組織、NGO組織做為第一步的開始。

徐超斌醫師有一本創作書籍《守護4141個心跳》,我想說明4141這個數字背後的意義。4141是2002年底達仁鄉的人口戶,4141這個數字也是捐贈給南迴協會的電子發票愛心碼;這個數字聽起來好像不多,只是徐超斌醫師照護的四個鄉之一的人口數,然而現在已經沒有4141的人了,一個達仁鄉的人口數已經不到這裡了。不好意思,我每次提到這個數字都會激動,每次看這部片時也會激動,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們再不做,就沒有人了。而這些事情還是從民間開始,還是從一個行動不便的救命醫生開始。

目前,我們在土坂的第一個日間照護中心就會成立了,希望在平常的日子裡,可以出來活動的老人家可以在這裡聚會,有事情可以做,感覺到自己是有用的;還有就是方舟教室,提供給當地孩子可以在課後有溫暖的晚餐可以吃,不然回到家,vuvu年紀大了,vuvu身體不好,可能沒辦法照顧到他們的晚餐和功課;同時我們也有曙光農場的產業,讓最原始的自然治療、園藝治療與醫療做結合。

QA時間
 

IMG_4076.jpg

 

Q1 :影片開始,徐超斌醫生有幫病患打維他命C,但是那並不會處理到病人的病痛,只是讓病人覺得是有效的藥。我想請問的是,導演在拍這個影像元素時,會考慮到大眾的觀感嗎?這樣會不會呈現一個,徐超斌醫生是個騙子的形象?畢竟紀錄片是傳播媒介,但各方觀點如何解讀是無法掌握的。

鍾佳陵 :我很認同你所說的,紀錄片是一個傳播的載體,我在處理紀錄片的人物時,能做的是盡量還原與靠近真實。我在挑選畫面時也考慮蠻久的,最後會決定放上來是因為,我對這個畫面是有信心的,有信心於它並不會被誤讀成「徐醫師招搖撞騙」,我想整部影像背後有更深遠的東西是關懷病人、設身處地的為一位病人著想,包括他的身體,還有它需要被關懷、被照護的心靈狀態。


Q2 :酒精成癮的下標覺得有點太重?好像是一個外來觀點在審視部落的文化,或是放太多自我評判在紀錄片裡頭?

鍾佳陵:酒與原住民之間連結著很多刻板印象和歧視。但我所說的酒精成癮不太停留在純粹疾病跟身體的探討,比較是社會文化的生病。我認為同一件事情可以正與負同時解讀。再來就是「自我觀點」這件事,因為這部片名叫做《尋找小村醫生》,其實是從我的視角出發,看到徐超斌、巫醫、祖靈、基督教等等……我想放入我的評論觀點是必然的事情。


Q3 :南迴醫院在實務面而言究竟是遇到怎麼樣的困境?我們需要班開的是哪個大石頭?是衛福部嗎?還是金錢上面、人力上面的不足?

南美渝:在沒有財團、沒有政府去支持這個偏鄉醫療計畫的狀況下,南迴醫院成立是一定有難行之處。南迴籌辦處的群組裡面幾乎天天都在討論,在資本主義經濟之下的思維,這裡值不值得蓋一間醫院?這裡的人口真的有符合醫病效率嗎?衛福部沒有錯,謹慎的處理醫療資源的分配是對的,畢竟蓋醫院、醫療系統是人命關天的事情。然而,我們雖然缺錢也缺人,但真正需要去面對的是,關於去拯救、互相療癒、感同身受這件事情,我們還願意相信嗎?

 

▲  請看更多「台灣競賽獎」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