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競賽短片集4》映後座談QA紀錄
 

IMG_5970[1].JPG

 

片名:台灣競賽短片集4 

場次:台北華山 2廳 10/18(二)16:10 ★

與談人:

葉覓覓│詩人、《南無撿破爛菩薩》導演

許睿庭│《兵疫》導演

徐安妮、房星余│《缺耳朵的人》共同創作

王怡閔│《without tears》導演

陳家瑩│《紅鞋》導演

 

《缺耳朵的人》

這部片是以梵谷割左耳來做劇情發想,這些學藝術的學生仿效梵谷割耳朵的行為,認為做這一層仿效就可以做出好的藝術作品,但只是盲從學習,沒有去內化自己的藝術涵養。

 

《南無撿破爛菩薩》

這部片是從詩與歌詞先開始才誕生影像,我是一位詩人,十年前我去芝加哥學習電影。平常我就有在蒐集畫面的習慣,這部電影裡的畫面很多都是我平常蒐集來的,把它拼湊起來很有趣,剪接時用比較實驗和超現實的手法把他串聯起來,變成現在這個詩與歌與影像。
 

這部片裡面有比較複合性的多元媒材,有很多人會問說有沒有想要做成展覽?我目前還沒有這個想法,我很享受親密的、一對一觀看的感覺,而這裡面的演員都是家人和朋友。其實身邊很多人都活得很像詩的,多虧了他們,否則那麼草根、有生命力的詩我是寫不出來的。

 

《兵疫》

一開始是已經畢業的學長跟我分享當兵的事情,有其他學長會透過體檢躲掉兵役。這就讓我開始思考,為什麼男生寧願把自己的身體弄壞,也不願去當兵。
也開始作一系列的田調,田野調查的對象一部份是身邊的朋友,但怕價值觀太類似,也有問一些比較不是生活圈的人。

 

我比較有點工作狂的傾向,那一年我們剪片和導演兩個人住在一起,她剪完片我看,我看完他也繼續剪,我們的互動給彼此很大的空間去討論,也重組了許多畫面和敘事方式。初剪完發現整部片有點沉悶,最後修了很多版,將動作、聲音做連貫和調配,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比較不是線性敘事的短片。

 

《紅鞋》

我的創作都是做動畫為主,第一部的作品比較是那種小情小愛的動畫短片,然而隨著我的年紀到了一個階段,比較會把自己丟在社會價值觀裡面去思考。以這部「紅鞋」而言,我是以媽媽的生命故事為藍本,旗袍則是取材於舊式婚禮場合女性的著裝。
 

旗袍是女性邁入婚姻的象徵,舊式年代男人是一家之主,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女性一旦跟社會脫節了,就很難跳脫那個被束縛、無選擇權的狀態,這是我自己觀察家族女性裡為婚姻的付出後想呈現的。另外,很大的舞池象徵他的自由,很冰冷的公寓則象徵家對女性的束縛,而跳舞則是用來表達生活之中的快樂與否。

 

《Without tears》

我是用碳金筆來創作,一張一張的畫稿再拍攝成短片動畫,現在很少人以這種比較費工的方式來做影像創作,就想試試看。
這是我的畢製作品,劇本發想時想做跟自身比較有關的東西,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家族很奇怪,可能也是因為這樣,才想要做這個主題。

 

QA時間
 

IMG_5991[1].JPG


Q:想問《兵疫》的導演,對於女性當兵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A:在我訪談身邊的人的過程中,許多男性認為當兵的荒謬之處是在於被限制身體與意識自由。有些人會覺得為什麼那麼沒有擔當要逃兵?你自己受苦的時候就會希望別人也一起受苦。這個問題的解決之道並不是讓女生一起去當兵就可以解決的,而是從現實面、制度面去改善、去爭取男性的當兵處境或福利。

 

分享:我是羅思容,是《南無撿破爛菩薩》這部影像的歌者。自己在作曲和唱詠的過程中,我讀了隱匿的詩,他的語言是朝著庶民、底層草根去創作出來的。我問他說,你怎麼可以採集到那麼多庶民語彙呢?他笑說他媽媽都用這些語言罵他,那個豐富性、草根性有可能來自他做布袋戲的外公。我才知道,原來台灣的庶民語言精華,都包在布袋戲裏面,這是我在唱詠與學習語言中,觀看一個文化並試圖靠近、了解它的過程;而之後覓覓再把他的詩與我的歌延伸成影像,他的詩又長大了,尤其又是透過女性視角的陰性影像長出來,我覺得非常珍貴。

 

▲ 看更多「台灣競賽獎」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