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再見》 +《怒放玫瑰》映後座談QA記錄
 


 

片名:《親愛的再見》  + 《怒放玫瑰》

場次:台北華山 1 廳 10/18(二) 20:50 ★

主持人:黃慧敏

與談人:茱莉雅・科瓦斯基 │《怒放玫瑰》導演
 

映後座談
 


 

黃慧敏:大家好,這位是這部電影《怒放玫瑰》的導演,茱莉雅・科瓦斯基,歡迎她。

茱莉雅・科瓦斯基:謝謝!
 

黃慧敏:我第一個問題是問她說,請先介紹她自己的背景,因為我猜她應該是住在法國的波蘭裔。

茱莉雅:我是出生在法國,但本身是波蘭裔的家庭,雖然出生在法國,但我一直覺得自己跟波蘭有一種連結的關係,所以之前拍的影片,無論紀錄片或短片,都是跟波蘭有關的。
 

黃慧敏:那這個故事是否跟導演的生平,跟自己的經驗有關?

茱莉雅:是,雖然這並不是我自己的自傳,但裡面有些細節,例如:爸爸也是從事跟建築業有關的工作,然後自己家裡時常有波蘭工人來做建築的工作,還有自己青少年時期跟父親相處有障礙的地方,這些都作為拍攝電影的素材,但不是百分之百自己的故事。而是將經驗當作一種背景跟基礎,然後用另一個視角去看自己過去的經驗。
 

黃慧敏:在影片中的女主角其實是非常的複雜,因為她在裡面常常說謊,而且她跟她父親的關係也是很有障礙,母親也是缺席的,可否請導演解釋一下?

茱莉雅

我想要創造的女主角,並不是那種我們很常在電影裡,特別是美國青少年電影裡那種很典型的女主角,像那種少男會愛上一個啦啦隊隊長,那種很美國式的歡樂片,或者是很正面很善良人性美好的樣子。我想要一個可以同時呈現很漂亮,但內心也是很狂野,但有時候也會有很殘酷的一面。

我的啟發點是想要塑造一個強而有力的女性角色,然後從這個少女的觀點,還有她的經驗去看這個世界,特別是去看男人,譬如說:看這個男主角羅曼,很帥也很性感,可就是從少女這邊的觀點去看這些,所以我希望這個少女可以是很狂野,行為是很不受拘束的。

而且為了選這個女主角演員,我們已經試鏡了大概一百多個少女,有些人可能很漂亮、演得很好,但沒有我們想要的個性上的特色。最後終於找到這個女主角的時候真的非常高興,雖然這個女主角的年紀很輕,但真的整部片都是看她一個人在表演,而且她真的可以撐起整部電影,覺得真的很高興找到這個女主角,而且是對的人。
 

黃慧敏:導演對於這部電影還想補充什麼嗎?

茱莉雅:我想特別來介紹這個女主角,她之前只有演過短片,這是她的第一部劇情片,我們之間其實是很親密的,而且在指導她表演的時候,覺得非常愉快,很享受這個過程。
 

QA時間
 


 

Q1:電影中女主角跟她的父親之間似乎有一種情節,一種障礙,可不可以請導演解釋一下有沒有想要表達什麼?

茱莉雅:這個女性角色我其實故意沒有要講很清楚,就是關於她這些情緒的原因,有可能是她母親的缺席,也可能是因為她父親的關係,然後她的這些怒氣,以及她為什麼會編造這些故事,譬如她父親傷害她或打她這類的故事,有可能只是想要讓女主角自己的無聊生活變得比較有一些張力,讓有些事件可以產生。

我故意沒有解釋,想留下一些空間讓觀眾想像,就是說,這些青少年時期的憤怒到底是從哪裡來,這些從內在荷爾蒙爆發出來的東西,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猜測,有可能是很多的原因,我也有我想說的,但我選擇不去說得很清楚,讓觀眾可以自己去想像、去解釋。

 

黃慧敏:也許我們就是單純的跟著角色的情緒高低起伏的去走,她是一個非常有張力、非常憤怒的角色。我看到這部電影,自己的感覺是說,導演故意製造一種情緒性的張力,讓我們沉浸在其中,就是他很難用理性去釐清說她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想這應該是導演想做到的。

茱莉雅:這部影片就是很單純想呈現關於女主角的慾望跟挫折而已,我是用這樣的方式去詮釋。
 

Q2:為什麼導演選擇在布列塔尼跟波蘭的這個城市作為電影的拍攝地?那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在片子當中,雖然女主角有很多感情上的困擾,但好像沒有什麼文化上或是國族認同上的問題?

茱莉雅

第一個問題是,因為我想在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地點拍攝,布列塔尼是因為我在那邊長大,然後選擇波蘭的那個小鎮也是因為我的祖父母是來自那個小鎮,那是我所愛的地方,即使到現在每年都還會回去那邊。但其實在那邊拍攝相當的困難,因為那邊離華沙很遠離巴黎更遠,然後其實在拍片的時候法國電影公司有問我,就是妳可以在任何地方拍,為什麼刻意要選擇那裏,但我就是堅持要在那邊拍。

另外在布列塔尼,在場景上是有經過選擇的,像在波蘭就是選擇了,並不是大家想像中鄉下的房子,而特地選擇像美國式比較現代的住家,所以跟大家的預期會相反。同樣的在男女主角的家中,我也沒有選擇像80.90年代的房子,而是刻意選擇很很老舊的,一種過時的,也可以看到電影裡,即使是青少年時期,但裡面其實沒有臉書手機,然後用老式的裝潢。就是用這樣刻意的方式去呈現非現代的時空,這樣的時空可以適用在很多的年代。

特別是女主角的家,花了很多時間才找到。我在寫劇本的時候就會把場景都設想好,例如:在廚房吃餅乾的場景,跟在跳舞的場景,特別是女主角跟約瑟夫在跳舞的時候,鏡頭是zoom in後面有窗戶,然後窗外有綠樹,有點像是一種超乎現實的狀態,我想要用這樣的方式去呈現一種心理的張力。

其實在電影中的顏色也是非常講究的,特別是服裝的部分,在影片中除了女主角之外,所有的角色像是約瑟夫或是羅曼,他們從頭到尾都是穿同一件衣服,那約瑟夫一開始都是穿橘色的襯衫,回到他波蘭家只有稍微衣服但還是橘色系列,而且他的背景通常都會是橘色或是綠色來處理。

我刻意選用特定的顏色,甚至壁紙的顏色都是經過精心挑選,那時候在交給我的美術道具布景的劇組人員,就是給他們一疊色票,說只能選用這疊色票裡面的顏色去做設計,其他顏色都不能用,這樣做的目的就是想讓這部電影呈現一種很像夢境的氛圍,甚至說是惡夢的氛圍,所以在顏色布景服裝道具上,都經過很嚴謹的挑選。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非典愛慾」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7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7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