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人在廣場相遇》映後座談QA記錄

 

IMG_5723.jpg

 

片名:《寂寞人在廣場相遇 Plaza de la Soledad》

場次:台北華山 2 廳 10/15(六)14:30 ☆

主持人:鄧盛華

與談人:王君琦│2016女性影展國際選片人
 

與談人分享

王君琦:

當初發想「性/悻存年代」這個主題,是想嘗試不要把視角只停在性工作這個脈絡而已,希望能撐出另一個空間去看見其他的向度。這部片從拍攝主體裡的喜怒哀樂去超越「性工作」的標籤,從性工作看到背後身而為人的溫暖,這些在廣場上相遇的性工作者,在彼此身上尋覓互相支持的力量,也試圖在這樣的生命路徑之中,看見自身主體的性、安適於自己的身體、看見自我身體的美、練習保護自己、與人交涉與相遇並從中找出自己的力量,這就是這部片最想談的:角色的「能動性」;導演亦沒有花很大的篇幅,濫情的去談這群「肉身菩薩」的無私或大愛,而是著重於「人」和「關係」的多元完整及相濡以沫,沒有選擇一個批判的角度,而是回到她們的生命經驗身上。

在影像的詮釋上,因為拍攝者是平面攝影背景,使這部紀錄片比較不是我們印象中紀錄片會出現的長鏡頭,而是特寫的、近拍攝的,在美學上是很有特色的表現手法;而在音樂的運用也很墨西哥,音樂是墨西哥人表達感受的途徑,也是他們的生活圖像與脈絡。

影片裡的最後畫面停在其中一位性工作者的葬禮,這是一個很完整的象徵:生死、工作皆無貴賤。這場葬禮回到一個生命本身的莊嚴,廣場是他們生命的歸宿,也是他們的驕傲,招客的廣場是他們力量的延伸,在這裡沒有懊悔,而是驕傲的、有能動性、不被施捨的存在。

在影片結束之後導演放上一句話:獻給我的母親與奶奶。這句話顯示出「愛的無差別」。伴侶的愛、廣場上同事之間的愛、多元關係面貌中的愛……愛這件事情於我們而言,其實都是熟悉的。

 

QA時間

Q1:打破我們對性工作者的既定應向,我們看到的都是年輕貌美的,但他們的身體與外貌比我們一般認為主流的美有差距,而他們也很能找到自己身上的美。

王君琦:細微的文化差異是,對他們來講好的身材是豐滿的、有曲線的。我們對於性工作者這個群體的年紀與形象,都是有既定印象的。他們對自己的身體是舒服的,並沒有因為他的形貌與工作而不舒適。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性/倖存年代」單元

 

《練習說再見》映後座談QA紀錄
 

IMG_5758.JPG



片名:《練習說再見Frailer

場次:台北華山 2 廳 10/15(六)17:00 ☆

主持人:柳巧蓁

與談人:范情│2016女性影展主席

 

與談人分享

范情:

想先問大家,認為這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首先我們要先談到導演1997年的另一部片《Broos》,片中的主角也是這四位。2014年這部《練習說再見》就是《Broos》的續集。

而片中的一大轉折,我們看到四個人都自拍說自己拍不下去,主角其實真的得了癌症。於是我們看到片中演員說:「我應該要去把電影演好?還是我要面對我的好朋友要死亡?」

從那個點之後的人名,就不一樣了,每個人都變回她原本的名字,諾拉(小鼠)真實生活中的先生、小孩開始出現,並且也開始有虛構與真實之間的徘迴。就像主角之一說的:「我在戲裡是卡羅,演著演著我也開始搞不清楚我到底是誰,現在到底是戲還是真實?到底是真實還是戲?」

就導演來講,這是非常實驗性的,拍到最後他就這樣走了。所有的對話、情節安排,都是真實的。於是我們可以思考,在這樣的情況下,觀眾的角色是什麼?導演的用意為何?

另外補充,這部片也實踐逗馬宣言,使用很多手持拍攝方式,強調電影就像真實人生。而這部片還有另一個議題,就是我們看到四個中年婦女,他們談到身體、談到性愛等,這也是經常被忽略的。

 

QA時間

Q1:我覺得導演很棒,導演的朋友也很棒,共同去書寫一個最後旅程的記錄。這兩年我身邊走了四個朋友,在那之前會發現他們變得少語,可能默認自己的即將死亡,可能不知道其實自己可以再多說一點,為自己的死亡走出很美的路。在片中,他雖然抱怨疼痛,但還是要繼續抗爭,我覺得這是很珍貴的。在死亡之前,選擇怎麼樣留下自己的聲音影像。

王君琦:看到他自己拍裸照,就知道他多愛她的生命。我們一看就知道是乳房切除過後的身體,他自己覺得很美,她先生也覺得很美,看著照片就哭了。這也讓我們思考,該保持什麼樣的態度來看逐漸衰敗的身體?

柳巧蓁補充:之前有說到東方人喜歡在醫院留到最後一刻,但有時並不是病人他自己,而是他的親友。所以身邊的人要去練習、學習說再見。

王君琦:對,我覺得這部片很棒的地方,就是身邊的人該如何去做。像是剛開始小主角鼠說:「我知道你們很愛我,但我覺得你們離我好遠」

或者是看到要躺進棺材那一幕的時候,會覺得這部片實在太詭異了。但如果說真的是朋友,就應該一起,此時此刻我跟你一起,這種陪伴的感覺讓當事人比較不是那麼孤單。

 

Q2:我從影片開播放到最後都一直在哭,剛剛問說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我都一直說是劇情片,因為至少可以告訴自己不是真實的。我覺得很害怕,如果這是真的。所以覺得你們怎麼能那麼勇敢,我必須承認我還是很害怕。但剛剛聽完你們的分享,我會覺得比較平靜,我以後會學習如何練習說再見。不過我現在還是很害怕,等一下想去周年慶買東西壓壓驚。

 

Q3:我覺得這部片真的很好,片名也取得很好。

柳巧蓁:片名我們工作團隊煩惱很久,直翻叫「脆弱」。直到後來有《練習說再見》這個片名,大家都覺得很好。

王君琦:原片名叫做《脆弱》,就是我們要去面對我們的害怕。另外推薦大家去聽主題曲。

 

▲  對相似主題片單有興趣嗎?看更多「拍到荼蘼.影像成癮」單元

 

 

創作者介紹

2017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7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