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女神教我的事

蘇盈如
 

九月份舒淇女神才宣布結婚,消息剛出來時還一片靜默,接著遍地開花。不久前是林心如、陳妍希、劉詩詩。2014年也不遑多讓,分別報導出徐若瑄、湯唯、周迅、林依晨的婚嫁消息。

女神當然是女神,無庸置疑。第一線女神的義務,只在於美美的世紀婚紗照。無需開口,更不必理會模仿女神的二級戰場、消費女神政治(不)正確的性別輿論。還有那些永遠無法扮裝成女神,色衰至極的所謂才子。

總之,你要聽從婚禮開始的故事總是精彩,幸福快樂的身份直指某種不容辯駁的公關價值。所有女性公眾人物都明白,聊一個「家庭日常」能讓所有人多開心,閃閃淚光終將獲得祝福。在缺乏想像的脈絡底下,基於成功價值的市場力道,毫不僥倖的剩女繼續被獵巫追殺。若你不是別人的母親或妻子,「妳」太過模糊無法被理解,妳的經驗不被看見。

短片《我願意⋯⋯然後呢? 》以三段關係來悄聲質疑、公允呈現,新世代婚姻關係裡個人自由與傻瓜浪漫的比例。例如人是否能夠自由地選擇死亡,一對怨偶與老夫老妻之間有多少捨不得跟離不開,若生命等同自由,當你行動受到限制時,即使下一秒會不省人事,還要不要拔腿就逃?

《要跳?不跳!》、《別離開我》兩部精準節奏與精彩表演的短片,則可以結合起來,看女神不說的,感情從有到無的真相。愛情毫無理由地在自殺前誕生,結束時全然失去尊嚴,血腥呈現關係裡對彼此權力控制,作為慾望對方的真相。

不可否認對女性而言,「家庭」是公關錦囊中的秘密武器,只能夠使用一次,而且終身受用。謝金燕血淋淋的用了,暫別的姊姊聲音打臉「正常家庭」裡被慣壞、醜陋至極的父權/父親角色。《天堂汽車旅館》精彩奇幻的美術佈景,演員成功利用「乖女兒」形象步步高升。

不只男人能以妻小作為在社會立足的附屬品,「某太」頭銜在社交場合同樣是不敗的名牌包,從良而且更有魅力。不過今天女神不必像過半百的林青霞、林鳳嬌委屈地悄然息影,也不用像林嘉欣取捨一番好不容易重回影壇。比起吳君如與郭藹明在內在外各自自在,自媒體時代的女神,投入工作、把形象經營起來似乎更加精明幹練。

女神無法理解的經驗之一是互相「背叛」。如果關起門來的幸福對別人而言不是解放,旁人有什麼義務微笑祝福?我們的成長經歷過太多背叛,其實不是破滅。《少女是獸,很久很久以前》要恣意掙脫社會對自己的壓抑與背叛。《別讓少女不開心》好好看的奪回男人背叛自己後,依舊自由的身體,噢不過這不是成長,這是少女的本能。別太相信經歷通過儀式般的成長經歷具有任何意義,我們賦予成長電影美好想像跟崇拜,當我們殘酷地對待周遭的人。

《別讓少女不開心》、好看的《少女情慾記》 跟《別離開我》的「被幹」畫面具有女性視角。性愛對於少女而言,並不全然美好。生澀的誘惑而還沒有學會如何被取悅。相較於亞洲地區,「少女」具有成熟的商品價值,面對噬血為皮、厭女為骨的追殺,生產出好多有意識的肉體表演。而在歐洲電影裡,當少女被作為社會洩慾的工具時,她理所當然的依舊掌握身體自主權,帥氣的很。不過裡面沒有姐妹情誼,一點也沒有,非常抱歉。《泥》 也許能發展一點,跟《下女的誘惑》一樣刮磨牙齦的細微慾望。《老爸傷腦筋》面對身為男人的父親對於母親的曾經背叛,懷孕少女依舊狠狠巴著父親,渴望相信。

女神無法取代,別偽善所有人都想當女神。《玩命關頭》中的女打仔蜜雪兒..羅德里奎茲,肯定是青少女的成長偶像。而我們只有在寫標準作文時,才會寫長大想當希拉蕊。

所以,無論婚姻多麽該死,幸福去死,女神萬歲。
 

▲  「短短迷你裙」單元簡介

創作者介紹

2016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6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