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475   

場 次 l《科技與性別-數學女鬥士徐道寧》 

時 間 l 2015年10月14日<三>

主 持 人 l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常理事長 范情 

與 談 人 l 《科技與性別-數學女鬥士徐道寧》導演 王慰慈、井迎兆

 

范情:各位朋友,大家午安,我是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第22屆影展主席,范情。非常歡迎大家來參加這一部非常難得、非常重要的紀錄片:《數學女鬥士 徐道寧》這樣的一個紀錄片。那這個紀錄片,當然我等一下會介紹兩位導演。我一定要講的是,我說它非常重要也非常難得,而且,她今天在我們今年第22屆女性影展是特映,也是首映,世界首映。在這個影片裡面我看到的不只是台灣數學教育的前輩,也是一個非常特立獨行的女性的前輩,特別是她在這個教育女性學數學這塊,像我們這種在做女性或性別教育裡面,覺得這是非常重要,應該要去推展的。那在這影片裡面,就看到非常多的女性,在科學界裡面的女性,我在看的時候,就在想,如果我有幸當年是徐道寧老師教的話,你看她從這個摺紙、從這個看花裡面,就能夠談數學,那我的數學會不會好一點?

 

王慰慈:我也是這麼想,我一路都這麼想。

 

范:所以我們有共通的那個,所以趕快,那我們非常高興介紹我們兩位導演,王慰慈老師,大家先鼓勵一下。我先講王慰慈老師,王老師呢,我還是要叫老師啦,那她是淡江大學大傳系的教授,她也是台灣女性影像學會第四屆的理事長,所以她是前前的影展主席,那這是王老師。再來是另外一位導演是井迎兆,井教授,他是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的教授,那他也是拍了很多的影片。那我想就把時間趕快交給兩位導演,可以說一下為什麼會拍這部片,以及拍這部片過程的一些心得。

王:謝謝,時間很寶貴,我們只有二十分鐘。首先要感謝提供我題材、一直鼓勵我要拍攝這部影片的顧問:高惠春教授,非常感謝。

 

范:可以揮一下手吧?這也是影片裡面很重要的女科技人。

 

王:因為她是我們學校化學系的教授,跟我提了好幾次,我們都是在學校的性平委員,但是我一直都在想九十歲了,如果早十年我可能馬上就跑去拍了。我就一直覺得她年紀很大,她的表述能力,她的各方面,都會有很多的擔憂。但是,就是自從我在那一次生日的大會認識她,這前後拍了兩年之後,我發覺他的記憶力比我還好,超強的喔,她講到什麼地點、什麼人名、什麼年代都不會錯。這是讓我非常的驚訝,我覺得我好幸運喔,也非常謝謝許世壁教授的協助,就是在這整個(過程),當然還有徐宜明她的兒子:公子,真是非常感謝你們,我覺得我在這個地方,只是盡力地把這些所有的素材全部都組合在一起,提供一個這樣子的環境。也非常感謝科技部,很少人拿錢出來給人家拍紀錄片的,我也非常的幸運,連續兩年,這是第一部片,還有第二部。那再次真的是非常感謝,謝謝大家的協助才有今天這個片子,能夠完成。算是我紀念這一位老人家,然後從她身上學到非常非常多的功課。

井:首先謝謝各位觀眾今天撥空出來看這部影片,因為我們想說,像這樣全都是訪問的紀錄片觀眾可能受不了,但是我自己在工作的過程裡面,我自己卻非常享受聽徐老師說話,徐老師說話鏗鏘有力,而且思路清晰,真的是超越我們年輕人,當然是我也不年輕(笑)。在這個過程裡面,她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個人物,我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像她這樣能夠對她的家、她的國家、對她的學生有這樣的關愛、有這樣的付出,像這樣的人應該都給予褒揚,多給她讓大家認識的機會,尤其是我們身邊非常多這樣默默耕耘的人,他們非常認真在做這些事情,那這些事情是有遠大的抱負的,那個抱負真的是非常激勵我。就是說她要功成救國,接下來又做了一練串的事情,甚至是犧牲他的兒子,這讓我非常感動。我在這邊還要非常感謝徐宜明,徐先生。是不是請你站起來一下?(鼓掌)他在過程中給我們非常大的協助,提供我們各樣的資料。若是沒有他提供的話,純訪問真的會枯燥一點。

 

徐宜明(徐道寧女士的兒子):我可不可以講一句話?

王&井:可以、可以。

徐:那個(影片中)放的小女孩(的照片),那個不是我。那個是我的妹妹,就是我爸爸後來的女兒,可是她是給我媽媽做乾女兒的。

范:謝謝、謝謝。

井:唉唷,我們就把他當成是你了齁。

   

范:這是一個印象。好,謝謝。那我想,一定有很多人看了這個紀錄片以後會有很多的想法,像我覺得就像剛剛兩位導演所說的,其實我也是一樣,我覺得我看到一個上一輩的風範,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對我們今天的台灣,不管是哪一代的人來講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紀錄。那麼我們把後面的時間交給觀眾朋友,有沒有哪一位要分享?或者是有什麼樣的問題想要提問的?

王:請許老師,許世壁老師回應一下,這個自傳應該是你要來寫的。

范:對對對,其實這個影片裡面的每一個人可能很多⋯⋯喔對,要寫自傳的,準備要寫徐道寧老師的自傳的許世壁教授。

 

許世壁教授:首先我感謝這兩位導演真的是把我們的徐老師,把真正的她呈現出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時候再想,我們有時候有很多學校都有一個校史館,學校歷史館,那當你進去的時候大部份都是冷冰冰的,一大堆文獻、一大堆這些東西。所以如果有一個電影,活生生地把這個人刻畫出來,然後站出來,那這個是勝過很多很多。所以我一直希望我們清華有這個所謂的校史館,其實清華在以前那個年代,有很多非常特殊的人,那這些人,當然我們徐老師是其中一個,那我很高興就是說,至少徐老師這個非常特殊的人物,已經有人幫她做了。所以我再度感謝這個兩位導演,謝謝。

 

IMG_5482 

范:謝謝許世壁教授。還有沒有哪位觀眾朋友想要分享的?

 

顧燕翎教授:我不是清華畢業的、也不是念數學的,我當時也是想說,如果我早一點有這樣的數學老師的話,我現在的成就一定不一樣。我先生也是念數學的,可是他從來不肯教我數學,我覺得非常遺憾。我也是許世壁的好朋友,看到電影真的很感動,因為我自己雖然不是清華數學,但是因為我妹妹是清華物理系的,那時候就長昂聽到她講徐道寧老師,那我也非常同意許世壁說的,因為在我的接觸當中,台灣有很多很多這樣的人物故事,在每個角落,譬如我曾經有一次到台東,去參觀一個當地的榮民醫院,但是她後來就專門收台灣各地醫院都不願意收的精神病患,她把精神病人照顧的都非常好,有很多的方法跟理念,我覺得都是非常值得我們去了解跟學習的。那像這種,他們也很願意把這些經驗記錄下來,那我覺得我們女影,有沒有可能,我知道范情是一個非常好的領導者,我非常希望說,范情可以有這樣的決心,我們能得到這些幫助,把一些在各角落的、這種努力的、這種美好的經驗,能夠記錄下來、保存下來。

范:謝謝、謝謝顧老師的鼓勵,我們一起來努力。

 

林杏鴻:非常謝謝井老師和王老師,帶來這部非常好看、幾乎是、近年來我看過台灣的紀錄片,非常非常好看(的一部)。其實,我剛剛大概從中間開始一直流眼淚。我不是學數學,我的數學很爛。

范:就是沒有給徐老師教過。

林:我身邊也沒有太多學理工的朋友,我在看的時候,這個片子,我們做電影人,的確是有很多就是headshot,就是感覺像井老師說的可能很無聊,所以我覺得在這麼有限、非常難得,這不是個藝人,她不會有很多豐富的資料,數學其實對我來說是很枯燥的一門學科,你有什麼東西可以拍?視覺上的表現就非常困難。所以我覺得說在整個敘事上是娓娓道來,把這樣一個看起來是很獨立的個人,個人的才賦可以把她跟家國的歷史、背景連結,把她個人的生命史,微微地一針一針繡出來的感覺,實在是太動人了,只能這樣。視覺上的呈現,還有音樂,旁白的使用實在是太好了。是一個後代的女性對於前代的女性,一個充滿著感情的、兩種才墨的交疊,就是這中間是非常非常深刻的對於個人歷史的呈現。我特別要講的是,我父母親是閩南人,也有在台灣生活的血統,就是我發現在這個徐老師教過的學生當中,發現有感覺就是國語腔、很字正腔圓,但是也有很多台灣國語的口音,那我覺得剛剛就是片中受訪者有說老師是不分性別、不分階級,其實我覺得這整部影片,讓我感到是一個,我們現在如果說省籍的融合的話,這是不言自喻的,就是說徐老師是非常的不分本省、外省的,就一視同仁地教導她的學生,我覺得是非常感動。然後在那些過去十幾年,台灣有很多強調台灣話的、台灣本土,什麼是台灣本土的這個紀錄片。那我今天看了是一個不太一樣的角度,是一個非常非常好的例子。所以我覺得這個是非常好,我佔了太多時間,真的是非常感動,謝謝兩位導演拍了這麼好的紀錄片。

 

范:謝謝真是太感動的分享。現場還有吳嘉麗教授。剛剛那位是策展人,以前的策展人。

吳嘉麗教授:謝謝,我搶麥克風因為麥克風就在我旁邊。首先我要感謝兩位導演,能夠堅持完成這樣的一部,為我們女科技人做一個這麼好的紀錄的影片。我希望科技部能夠繼續支持這一類的科學家的傳記,尤其是女科學家,目前在世的。或者我們可以請科技部的代表表示一點意見,謝謝。

王:我奮鬥了兩年,真的是後來才拿到錢。因為畢竟他們都是support做研究的、出品論文,或者是一些產品。

 

觀眾:我是徐道寧的學生,剛剛看了,我的年代大概跟王教授差不多時間的。所以從師大到清華我都參與,都跟徐老師有一段接觸。所以非常謝謝製作單位以及兩位導演,可以用非常淺顯,而且好像很單調的語氣,呈現她的一生。從這個影片我看到,一方面徐道寧老師在數學教育界的一些貢獻,同時也可以讓我們看到,當老師跟學生如何能夠打成一遍,從這裡頭當然我們看到最看到不想看到的,就是我們在台灣的數學界裡頭,都認為女生來接觸這一行,是非常不容易的。因此我們當學生時代,一班都是男生,只有三兩個女生可以在裡頭。那徐老師那時候回來的時候,她是第四名博士,好像女生還佔了四分之一,其實不然,在後面再增加好多男的博士,也還沒有碰到女生,再繼續回來。所以這個一呈現,我想啊,這個片子應該,假如讓觀者慢慢看的時候、深思的時候,對社會是有正面的影響,特別是女性的研究者。那剛剛提到的這個講科技部的,我早期,我是在國科會時代,我是負責當科教處的處長,現在應該也有類似的可以去⋯⋯也是科學教育處,是不是?

王:不是,他們現在贊助科普,他們把它想成⋯⋯

科:它是科普,對啊,大眾科學教育部分,沒有錯啊。

 

范:沒錯,謝謝。非常感謝你的鼓勵,以及這個分享,因為我們的時間關係,我們的電影是一場一場的,實在是不夠我們來分享,但是,我們就以剛剛這位朋友最後的分享,作為講座的結尾。這部片子實在真的應該要到各個地方去放,我舉一個,我自己又想講了,我到一個女子學校,然後裡面講的是數學的實驗室,或者是科學的教室,結果裡面放的圖片、科學家都是男的,我覺得其實就像剛剛所說,其實有很多很棒的女性數學家,所以像這樣子的影片,非常重要、非常難得。我們再次謝謝兩位導演,謝謝各位觀眾朋友,謝謝!

 

創作者介紹

2017台灣國際女性影展中文官方部落格

2017女性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